点关注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

君子如兰

© 君子如兰 | Powered by LOFTER

【瞳耀】自己给自己自己搭红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1






/书版穿剧版

/冯三哥预警,怎么办我觉得超级ooc预警,别吐槽啊预警,真的超级ooc我写的啥预警,一定要看完预警在看文预警








  

  

  展耀甩门而出后便开始后悔了,那只死耗子本来脑子就转不过来,还指望他干什么?

  胃里的绞痛让展耀的额头上溢出丝丝冷汗,他的右手紧紧攥住了自己的西装一角。虽然脚下走路生风,但当他听到屋里那人又给他的好战友拨通电话,聊天聊地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平地摔了一下。

  

  

  冯杰,冯杰,又是冯杰!展耀走出了SCI,他靠在楼梯道的墙壁上,不禁想起来白羽瞳之前一直和他念叨着他那曾经与他并肩作战,一起冲锋,受过枪林弹雨的好战友。白羽瞳不止一次在他耳边提起过了,或许是那只老鼠神经太过粗大,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他絮絮叨叨时愈发俞冷的脸色。

  如今还为冯杰吵架了。

  

  展耀冷哼一声,虽然自己是夹带了一些私人感情在里面,但也是有理有据的——毕竟冯杰也是涉案人员之一,是有权被怀疑的。但白羽瞳却在自己向他说明的时候,大手一挥,直接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展耀还记得白羽瞳当时对他射出的视线——怀疑,刺眼。他说自己不理智,夹带了私人感情。

  

  到底是谁不理智?展耀很恨地闭上了双眼,如此想着。如今忙着案情一直没有顾及的胃病又发作了,展耀支撑着墙壁,防止自己滑下去,手哆哆嗦嗦地伸向自己的口袋里。

  哪去了?哪去了?展耀紧咬着牙,却还是寻不到药瓶的踪迹。

  

  

  没有办法,展耀只好跌跌撞撞地走出警局大门,他小心地避开了sci众人,碰见几个熟人时,也只是半笑不笑地向他们招了招手,自认为无破绽地向他们展露了一个有气无力的笑容。

  一出门便就破功了,展耀蹲在树下,手紧紧抚着胃——那力气已经大得明显,手上的青筋都一根根爆出。展耀脑中的神经一直跳跃着,告诉他一个信息——疼痛。可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出声,不能通知,不能认输,只能靠自己。

  真别扭。展耀把头埋在双臂之间,暗暗地自嘲了一下。

  

  

  

  

  白玉堂明明前一秒还在与他亲亲猫儿互相眉来眼去——其实是单方面逗猫,下一秒却出现在了一个说熟悉却又陌生的场地——警局旁的一家药店。白玉堂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他记得在这之前不一直都是超市的吗?

  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自家猫儿,白玉堂揉了揉眉。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操作告诉了他一个事实——自己似乎是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且是和他原本的世界相似。

  那猫,从出生到现在就从未离开他身边半步,他生活自理能力又差,平时动不动来个平地摔,万一半路上遇到些什么,就他那三脚猫功夫,不出半会儿就会被制服。白玉堂如此想着,寻觅的视线也就越发着急。

  

  突然,白玉堂的目光撇到了一旁不远处树下蹲着的一道熟悉的蓝色西装身影。白玉堂心中警铃大作——这猫……胃病又犯了?他气呼呼地向着展耀走去,蹲在他身边,恨铁不成钢地教育着眼前这位又不听话的男人:“猫儿!你又背着我乱吃什么了,我都跟你说了有胃病有胃病不要吃一些刺激胃的东西……好啦!你看现在,胃又疼了吧!你啊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说罢,白玉堂又轻抚上了展耀的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按着:“猫,你乖,头抬起来……别闷着。”

  

  展耀紧咬着唇,耳边似乎听到了白羽瞳的声音。他……他不生我气了?他在关心我?展耀这样想着,他缓缓抬起头,过于强烈的光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映入眼帘的便是白玉堂那张溢着担心的脸。展耀道:“小白……”

  

  但展耀随后就反应了过来,刚刚的画面有些模糊,但现在他清醒了之后,便认清了眼前这个人并非是白羽瞳——那人脸的棱角过于凌厉,头发是二八分,比起白羽瞳的容颜,他便是锦上添花了。

  “你是谁?”展耀眼神一冷,一把拍开白玉堂作势揽过他的手。

  “猫儿?猫儿……你,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白玉堂明显的很疑惑,但是当他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展耀的脸之后,话语就未往外吐了。

  白玉堂收回了一开始的温柔,他礼貌地朝展耀笑着:“不好意思先生,打扰了,我……”白玉堂话还未说完,他身上的重量骤然加重了。

  

  

  展耀终是受不住胃病的折磨,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白玉堂手忙脚乱,说不管吧又过意不去。这人和自家猫儿长得可是九分像,说管吧,第一自己还得去找正牌猫儿,第二就是炸毛这个问题。

  白玉堂在脑中作了一系列抉择后,还是违背不了自己的道德底线。于是他一把把展耀搂起来,让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一个算是十分绅士的行为。

  当白玉堂抬起脚走的时候,这才明白身上这人是有多轻。他看起来比自家猫儿高个三四厘米,体重却是差不多的。

  

  白玉堂内心的老妈子属性又出来作祟——这孩子,怎么和展昭一样,都不爱吃饭!

  

  

  

  

  

  
  白羽瞳气愤地拉住了冯杰陪他一起吃饭,他一边往冯杰碗里夹着菜,一边编排着展耀:“你说这展耀,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每次出警我还得看着他,啊!你说说他,除了嘴巴厉害,他还能干什么?”

  冯杰往嘴里扒饭的动作瞬间僵住了,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我觉得……他挺好的。”

  “哈……?展耀他哪里好了?”白羽瞳此时还在气愤当中,完完全全没有意识到此刻说出的话有多么刺人。

  

  

  

  

  展昭觉得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没有之一。不仅突然来到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被迫买单,还亲眼看见自家男友现场出轨。

  他刚刚只觉得眼前一黑,醒来便就坐在了一个小板凳上,面前是已经狂卷残云的饭菜,而他的对面,虽被窗帘微微挡着——便是那只死耗子和一个不知名的男人。

  

  

  

  
  展昭完完全全地捕捉到了冯杰眼里一闪而过的神色,但是这餐厅噪音却是太大了点,他只听到对面的白玉堂对那个男人说着:“我还是觉得你最好,你看……当时我们……”

  展昭双瞳猛得一缩,桌子上的那铺垫的桌布已经被他抓到了一起:白玉堂……白玉堂!你竟然敢!

  展昭拿起手边的一个瓷杯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冷笑着瞥向了一旁双眼无神的服务员——他被无意识地催眠了。

  展昭轻轻起身,欠身地端过了服务员手中的盘子,取下了他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展昭在他耳边微微笑了声:“谢谢。”

  

  

  

  然后低下头,走了出去。





——————————

冯杰:怎么白羽瞳嘴巴厉害还不够?

评论(53)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