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关注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

君子如兰

© 君子如兰 | Powered by LOFTER

【渣反】点我看沈清秋尚清华在线激情掉马 2


/阅读体

/沈清秋即将掉马预警



  

  『每一个人,在主角面前,都像被他的王八之气吞掉了智商。   

  尤其是洛冰河的师父,那个沈清秋,简直是弱智中的战斗机,人渣中的李天一!   

  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作死,然后作死不成,被主角弄死。』   

  

  宁婴婴读这段的时候内心无比的复杂,怎么能说她的师弟是王八呢!怎么能说她的师父是人渣呢!于是她愤慨地提出了她的疑惑。

  沈清秋再一次咽了咽口水:……不婴婴你的师父非彼师父你的师父是人渣,但我不是人渣,虽然我是你的师父但我不是人渣,人渣的是你那个师父……当然这些话沈清秋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现在的他只能对上他可敬可爱的女徒弟——宁婴婴的视线,展露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宁婴婴望向沈清秋那苦涩的笑容——当然只是她本人这么认为,心里不由得颤动了一下,到底是谁这么侮辱她的师父!要让我见到他一定要把他削成人棍丢进海里喂鱼吃!

  

  然后沈清秋不负众望地打了个喷嚏。

  

  他虚心地望向四周传来的目光,打了个嗝儿。

  

  

  『那么沈垣到底为什么要看这样一本书,还看到了最后?   

  不要误会,沈垣可不是犯贱。这个原因,也是最让他蛋疼的:   

  这篇文伏笔无数,大坑遍地,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层层迷雾扑朔迷离。结果到了最后——一个都没用解开!   

  简直当空一口凌霄血!』 

  沈清秋内心十分复杂,自己读自己的心理历程想他也是历史上第一人。而且在这过程中他还得不停地应付自家冰妹丢过来的问题——“师尊师尊蛋疼是什么意思?”“师尊师尊沈垣是谁啊?”“师尊师尊坑是什么意思啊?”

  而当看到洛冰河那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对他眨巴眨巴的时候,沈清秋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只好被他自己苦苦地咽回去,这就是一个身为颜控的痛啊。

  

  于是沈清秋只好又给了洛冰河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那好几桩惨案的凶手到底是谁?那好几个惊鸿一瞥的妹子说好要收入后宫的结果人呢?那一大堆名号响当当说得牛逼无比的角色到底是用来干嘛的,为什么到最后都没见到拉着溜出来瞧瞧?!  

   向天哥,飞机哥,菊苣,咱能打个商量,填!坑!好!么!   

  沈垣觉得他简直能给气活过来。』  

  

  
  ‘纱华铃’听到还有几个未知的情敌时就慌了,她不安地四处张望着,想寻找着‘洛冰河’的身影。而当她抬脚将要下去的时候,‘柳溟烟’一把抓住了‘纱华铃’的手,说道:“嘘——你看。”‘纱华铃’顺着‘柳溟烟’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平时日天日地日空气的社会你冰哥此时却把他的头小心翼翼地在沈九肩头摩擦着,看他的口型似乎是在说着:“师尊,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而沈九听了这话,猛得把头转过来,还未狠狠一瞪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一眼,嘴唇却碰上了‘洛冰河’的额头。

  两人皆是一愣,‘洛冰河’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看向沈九那迅速爆红的脖子,笑了出来:“唉?这么主动?”

  

  “师尊!师尊!我错了——唉别打别打疼疼疼疼!”‘洛冰河’装腔作势地左闪右闪,躲避着来自沈九惯称的“爱的抚摸”。

  

  

  ‘纱华铃’见此场景,震惊地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这……这,冰河他……为什么会……”而‘柳溟烟’只是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抚了抚‘纱华铃’的背后。便若有所思地扶着自己的下巴,构思着什么。

  

  柳溟烟看见对面的自己正在接受另一个新世界大门的打开,不禁欣慰地点了点头——姐妹,以后的春山恨之路还要继续一起走下去啊。

  

  

  

  『无尽的黑暗中,一个机械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    【激活码:“傻逼作者傻逼文”。自动触发系统。】    “阁下哪位?”说话腔调跟谷歌翻译似的。沈垣望了望四周,他像是漂浮在一个虚数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   

  那个声音无处不在:【欢迎贵方进入系统。本系统本着“you can you up”的开发理念,希望为您提供最佳体验。衷心希望体验过程中,贵方能得偿所愿,将一篇傻逼文按照您的意愿,改造成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经典之作。祝您愉快。】    』

  

  柳清歌的声音简直就是毫无特色可言,比得上沈清秋初中时期他的数学班主任讲题的声音——催眠神曲。

  

  “沈清秋,那个——有残有up是什么?”柳清歌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天方夜谭?沈清秋望向自己师弟愈来愈黑的脸色,不知一时该接什么话,于是只好把问题抛给了尚清华:“柳师弟,这种问题我也不大懂,就让尚师弟来给你解释一下吧。”

  沈清秋端着他那禽兽不如的笑容,毫不顾忌地舍弃了战友情。

  尚清华:???????

  

  尚清华“呵呵”笑了几声,看着柳清歌投过来的并不友好的视线,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虽然现在有大王护着,但毕竟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于是尚师弟交给了众人一个精华——

  

  “这个嘛——只要记住后面接‘no can no bb’就可以了。这也是我和瓜兄啊不清秋师兄讨论出来的结果呢。”瓜兄!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要死一起死谁也别想落谁!

  沈清秋看见周围的目光又落在自己身上,脸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好哇飞机菊苣你还学会倒打一耙了是吧!来啊正面肛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尚师弟谬赞了,这一切都可是师弟你的功劳啊,本人可是一步一步看着师弟日日夜夜地奋斗的呢。”哼哼,我绝世黄瓜就还没怕过谁?!

  

  

  “师尊你晚上和尚清华在一起?”

  “清华你晚上和沈清秋在一起?”

  

  尚清华原本想要继续的嘴瞬间就闭紧了:“不不不不不不没有没有大王,我这不和清秋师兄开玩笑呢。”说罢就又瞪了沈清秋一眼。

  “对啊对啊我开玩笑呢……玩笑玩笑,哈哈哈……”沈清秋配合着尚清华安慰着洛冰河。笑话!怼人一时爽,床上火葬场!

  

  

  

  

  

  『眩晕之中,有个男子的声音在他耳边轻问:“……师弟?师弟你可听得见我说话?”  

   沈垣一个激灵,定了心神,强撑开上下打架的眼皮,眼前景象仿佛千花万叶飞旋,好一会儿才重重叠叠合到了一处,渐渐清明起来。   

  他躺在一张床上。    往上看,是白纱曼曼,四角挂着精巧香囊的床顶。    往下看,自己一袭白衣,古香古色,一柄纸扇斜倚枕边。    』

  

  卧槽!!!!这么快就要掉马了!!沈清秋心中警铃大响,并没有注意到洛冰河望过来的担心的眼神。

  沈清秋一开始就并没有搞明白这道声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把两个世界的人聚在一起?又为什么回出现《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这本讲着关于自己的故事?

  他不可否认的是,万一洛冰河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会不会像之前一样地原谅,对待自己。这般想着,沈清秋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拳,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沈垣明白,自己只是占据了沈清秋这个身份,这个身体。而洛冰河爱的也一直是沈清秋,并不是他沈垣,那被他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应该怎么办?

  大概是会被削成人棍吧,他最讨厌别人骗他了。沈垣低下头,无声地笑着。

  

  

  

  

  

  『…………

  

  沈垣越听越不对劲。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不对,这设定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接下来,那男子语重心长的一句,终于坐实了他的怀疑。   

  “清秋师弟,你在听师兄说话吗?”这时,“叮”的一声之后,梦境中那个谷歌翻译般机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系统激活成功!绑定角色,洛冰河之师,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武器,修雅剑。原始B格:100。】    』

  

  

  岳清源就是再傻,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此沈清秋非彼沈清秋。

  “清秋……不,应该是沈垣了,你能不能说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评论(33)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