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关注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

君子如兰

© 君子如兰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阅读体】你别看沈巍明面上光鲜亮丽,其实活着全靠赵云澜 1


/阅读书版《镇魂》

/剧版镇魂特调处全员

/随机掉落巍澜衍生

————————————
  
  这是一个很大的立体空间,向外看,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赵云澜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么一个空间里面。他先是警惕地望向了周围,发现桌椅设备齐全,而那张大桌子上面摆放着一本稍有些旧的书。

  

  难道又是《上古秘闻录》?赵云澜想着,无奈地想起了自家小巍生气的模样。他抬起脚,慢慢地向那里移动着,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握着手中那一把枪——万一又是那夜尊不省心的孩子搞得鬼怎么办?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此刻夜尊就如“仙女散花”般地,横空出现在了赵云澜面前。还是那一头标志的银发,平时那张嚣张跋扈的脸此刻却充满了懊恼。“喂,赵云澜你搞什么鬼?”

  

  “嘁,你还问我?你搞得什么鬼?”赵云澜见夜尊这疑惑的模样,心下明了。渐渐地放松了警惕——既然不是夜尊,那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哈?嫂子那你可就冤枉我了,我当时可和光光打游戏呢才不会……”糟糕!说漏了嘴!夜尊看着赵云澜的脸色从释然到震惊,最后变成了咬牙切齿后,慌忙意识到情况不妙。

  

  “你说什么————你说你当时在和谁打游戏?”赵云澜摩擦着拳脚,现下的他已经恢复了昆仑的神力,打两个夜尊都不成问题。夜尊脑内树立了哥哥教给他的“嫂子不可欺”和自家媳妇儿教给他的“赵云澜不可欺”的两个概念。他只能狠狠瞪了赵云澜一眼。

  

  “你还瞪我小兔崽子你拐走我家弟弟你还有理了哎我今天不把你打成塞子老子今天就不姓赵!”说罢,便一拳就往夜尊脸上招呼过去。

  

  “卧槽嫂子你真打哎救命啊————嫂子你别揪头发疼!!!!!”夜尊苦不堪言,现在的他既打不过赵云澜,又不能得罪哥哥和曹光,只能单方面地被动挨打。

  

  “好哇你夜尊你能耐了是吧当初把你送到学校去学习是让你拐走我弟弟的吗啊?!”

  

  “不好好学习还整天想着谈恋爱?”

  

  “你还敢顶嘴!!!!!”

  

  赵云澜此刻就想一个“泼妇”,恨铁不成钢的那种。一边教育孩子嘴里一边嘚吧嘚吧。而夜尊,他此刻是多么想听到哥哥的那声“云澜”啊。

  而上天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就在赵云澜又有一拳朝他脸上招呼来之际,天籁之音降临。

  

  “云澜!”

  

  沈巍到特调处时,所有人都乱成了一锅粥——赵云澜不见了。他不见了。沈巍好像又一次回想到了当时昆仑离开他时的画面。他又去哪了?!沈巍去了地星一趟,仍然没有发现赵云澜的踪迹。就在他拿出斩魂刀的那一刻,他陷入了一片黑暗,而他的耳边也想起了一个怂巴巴的声音——

  

  “卧槽吓死我了老二你再晚一步小巍巍就要毁灭世界了……”

  

  沈巍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赵云澜正在完好无恙地站在那里,他长呼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你没事。

  

  沈巍推开夜尊,双手紧紧揽着赵云澜的腰。

  

  “云澜,云澜,云澜……”沈巍一遍遍重复着赵云澜的名字,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昏了他的头脑。赵云澜倏地愣住了,一阵了然过后,他拿起手轻轻拍了拍沈巍的头。

  

  “没事了,没事了小巍。我在。”

  

  夜尊:……我的光光呢???

  

  特调处众人:我应该在房顶而不是在房里。

  

  就在巍澜两人还在浓情蜜意中时,又一声“砰”得响声从不远处传来。夜尊猛的一抬起头,就要往发声地冲过去。然后被赵云澜瞪了一眼,又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原地。

  

  “光光?”赵云澜牵着沈巍的手,走向那个痛得龇牙咧嘴的人。

  

  “哥……?”曹光听到声音后,一个激动想要站起来,碍于痛苦又袭来,又重新趴在了桌子上,“你?我……还有夜尊,沈老师?还有……红姐,大庆,林静哥,长城哥,楚哥,汪徵姐,桑赞哥……怎么回事儿刚刚我还和夜尊在打游……互相交流学习呢。一回过神就到这来了。”

  

  “你还敢说?!啊你小子什么时候和夜尊混一起的?”赵云澜提起这个就来气,自家本来平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弟弟,怎么就跟夜尊这个传销组织头目混一起了呢?

  

  “哥……嘿嘿嘿你消消气。”曹光边说边悄悄地往夜尊身边移。沈巍好笑地扶了扶眼镜,伸手拉住了赵云澜:“云澜……”

  

  赵云澜又狠狠地瞪了沈巍一眼,看见自家沈老师眨巴眨巴地大眼睛后放弃了抵抗:“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夜尊和曹光现在才没管他的呢——此刻这对小情侣正在互相嘘寒问暖,曹光向沈巍做了个口型:感谢沈老师救命之恩。沈巍无奈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孩子大了。随他们去吧。

  

  

  “真是一出好戏啊哈哈哈哈……各位。”那道刚刚在沈巍耳边的声音又重新响起来,“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只是……我想让你们读完一本书。当然!并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只需要读完书就可以出去,而在外面的时间将会被静止——直到你们读完为止!祝各位好运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尊……你确定不是你搞得鬼?”赵云澜深刻怀疑这个声音就是夜尊组织下面的,他的感情跌宕起伏,他的断句恰到好处。就和当初的夜尊说话一模一样啊!!!

  
  “………………说了不是我干的为了光光我也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啊!!!”面面委屈,面面要光光亲亲才能好起来。曹光无奈地摸了摸夜尊的头发:“乖。”

  

  夜尊你后面的尾巴都在一摇一晃的啊!!!

  

  特调处众人:……打扰了。

  

  

  

  

  “那就读吧,现在也没有办法了。”赵云澜半窝在沈巍的怀里,拿起那本书,对着众人说道。他清凉的嗓音响了起来。

  

  【第一章 光明路4号     

  农历七月十五,天还没亮。   

  大小夜猫子都已经回了窝,即便是龙城的大街,此时也开始空旷了起来,只有草丛中还偶尔传来几声虫鸣,时有时无,显得一惊一乍的。       

  ……

  郭长城就是在这个时间,拿着他的通知单走进了光明路4号。        】

  

  被cue到郭长城显得有些慌乱:“赵……赵处,这是怎么……怎么回事儿啊?”

  

  好嘛。这小子又被吓到结巴了。赵云澜皱了皱眉头,安慰道:“小郭,应该没什么事,这大概是一本讲我们的故事的书吧……”

  

  “那这就有好戏看了。”夜尊挑了挑眉。

  

  “小子……你别挑战我的底线……”眼看赵云澜又要炸毛而起,沈巍抱住他的腰,阻止了他的揭竿而起。“沈巍啊沈巍……你。”

  

  赵云澜有什么办法呢,一看到自家媳妇儿无辜的脸,什么火啊气啊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夜尊!你给我老实点!”曹光愤恨地怼了夜尊一肘子。“诶!遵命!”夜尊笑嘻嘻地揽住曹光往自己怀里带。

  

  特调处众人:明明是很多人的电影,为何我们一直不能拥有姓名。

  

  

  沈巍的声音犹如森林般蓦然吹来的一道风,温柔而又不是凛冽,他缓缓道。

  

  【按理,看见这个奇葩的报到时间,正常人都会认为是打印错误,至少会提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可是郭长城本来就社交障碍,大半年的死宅生活更是叫他爆发出严重的电话恐惧症。一想起需要给别人打电话,他就心理压力大得整宿睡不着觉。     

    就这样,他一直逃避到了八月三十号半夜,这个电话也没打出去。   

  于是,郭长城想出了一个自以为两全其美的主意——他决定拼着一宿不睡,凌晨两点半时亲自去一趟,要是没人,就到附近的麦当劳里凑合着睡一觉,下午两点半再过来,反正这俩时间估计总有一个是对的。        】

  

  “噗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静没抑制住自己宛如洪水猛兽滔滔不绝的笑声,手里抱着的爆米花差点掉在地上,“小郭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被楚恕之瞪了一眼之后,林静怂巴巴地闭上了嘴。

  

  又一次被cue到的郭长城此刻缩成了鸵鸟。

  

  “小郭……你当时,真是这么想的?”祝红自认为很好地憋住了笑,小心翼翼地问了羞愧不已的小郭同志。

  

  “……嗯。”郭长城果然不负众望,闷闷地回答了祝红。

  

  “咳咳咳咳咳!!!”赵云澜严肃地咳嗽了几声:“笑什么笑,笑什么笑!人之常情人之常情以为谁都像你们一样没心没肺的吗!”

  

  “赵处……”郭长城绝望地抬起脑袋望向赵云澜。

  

  “老赵你就别越抹越黑了。”楚恕之不禁抽了抽嘴角,又安慰地拍了拍郭长城的肩。

  

  “好好好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赵云澜自认为憋屈地闭了闭嘴。

  

  他耸了耸鼻子,原来这就是被喂狗粮时的愤恨与无奈吗……
  

——————————

tbc?

各位同志大家好!不留下评吗!

  

评论(30)
热度(234)